万方期刊网,职称文章发表、期刊投稿权威机构

  • 热门搜索:

客服中心

论文发表
 
咨询电话:010-57094051

24小时服务电话:13241813043
投诉监督:15600600757
投稿邮箱:wanfangqikan@163.com

最新投稿

许智慧
投稿:
《人力资源管理》
2018/6/11
赵祖雪
投稿:
《现代商贸工业》
2018/6/6
申亚茹
投稿:
《唐山文学》
2018/6/6
杜饶骏
投稿:
《社会科学》
2018/6/6
乐汉娥
投稿:
《中国临床护理》
2018/6/6
邓伟锋
投稿:
《体育科技》
2018/6/6
吴光辉
投稿:
《魅力中国》
2018/6/6
刘翔宇
投稿:
《甘肃农业科技》
2018/6/6
朱政
投稿:
《江苏科技信息》
2018/6/6
邱曼
投稿:
《地球》
2018/6/6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万方期刊网 > 文章分类> 荒年 2012年第3期

荒年 2012年第3期

来源:万方期刊网  时间:2018/11/27 3:00:00  点击:61

  挂职的梅干部听说乡上的农田基建点要往古塬村放,又听说包乡的王副县长对此事特别重视,要亲自检查的,并把这当作一项考察干部的政绩哩,心里就憋了一口气,要暗暗地露一手。

  往年,麦子堆上场,农田基建搞得忙,今年开春时全乡的麦田遭了虫灾。绿油油的麦苗儿被虫子咬掉了根,全死掉了,人们就将麦田翻掉了改种了秋,没了麦子。乡政府就将农田基建提前了几天。梅开园在乡上开了会,就劲头十足地连夜在古塬村开了动员会。又和村支书全子、村主任发财、民兵连长铁军、会计小王等几人在野鸡畔规划了二百多亩的农田基建点。又一方一绺给家家户户把任务划死了,这样,所差的就是上劳了。
  这天,小梅就在代销店拿了几张红纸写标语,自个低头想了半天,硬是没个合适的,就打发个学生娃去找村会计小王来商量。
  不一会儿,留着中分头的小王就来了,见梅开园说起此茬,就说:“不是县长要来的么,咱就弄个‘欢迎领导来检查工作’,要不写上‘天大旱,人大干’什么的。”
  梅开园说:“早多少年的陈词滥调了。如今要弄新的。”又说,“如今的标语我考虑要和奔小康往一块儿连呢!”
  小王坐着,将头伸进裤裆里,放了一个长长的屁。憋了半天说:“你看‘农田农田小康关键。基层基建保证双千’咋样?”
  梅开园觉得好。又嫌烦,就说:“干脆写农田基建小康关键。”
  小王茅塞顿开地说:“好好好,这八个字简单明了热情坦荡。”
  梅开园挥笔写了这八个字,小王一边端着字往太阳下晒,一边问小梅:“你说小康是个啥样子?”
  梅开园说:“说是钱粮双过千,其实有个好队部、好学校就差不多了,真要按标准,县里这几年树的小康村没一个合格的。我就亲眼见过小康村的人到处借粮吃哩!至于靠贷款买化肥种地的人多的是。”又顺口问道:“小王,生产队时的红旗还在不?”
  小王说:“红旗还在,只是被老鼠咬了几个窟窿,横幅却没有的。”
  小梅说:“你先把红旗找出来给风珍子让洗干净了,破了的地方再想法补补。这回咱一定要把声势造大。”
  俩人正说着,全子就从门里进来了,小王就又说起横幅来。全子说:“我家倒有两块被面。不知能不能当横幅?”
  小王说:“能,那咋不能,多用上两块。折成窄条用针纳在一起就行了。”两人说着就忙去了。
  一切匆匆忙忙准备好,就到了真正上劳的日子了,好在今年没麦子,人都不忙,烟栽上了,正疯了般地往大长。另外人们见小梅在会上咬牙切齿的,情知他是非要完成不可的,大家都有了思想准备,农田基建就该上的劳力就都上了,三天下来任务就完成了不少,可小梅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县长来检查,这可真把他急坏了。
  到第四天,早饭一吃,乡上的文书小玉就骑着摩托来到工地上,说王县长听说这儿农田基建搞得好,要亲自来检查哩:叫村里及早作准备。
  全子小梅说:“家家户户都有人哩!”
  小玉说:“李乡长特意安妥的,说这王县长是农业学大寨时当的支书后来又当乡长县长的,他特爱的是红火场面。像这样战线拉得太长没看头的。要把人集中起来,再说牲畜也要闹到地里,要有驴欢马叫的味。”
  小王开玩笑地说:“这村里别的东西都没有,叫驴倒是挺多的。”一干人就都瞅着全子笑了起来。
  小梅听了这话。就动了心眼,说:“我就觉得缺点什么,全子,你将村里人都集中到这一块地里,全子和小王把各家婆姨、老汉都集中起来。学生娃今天也放假,也集中来,村里的所有拖拉机、三轮多弄些来,没有铁家伙的,就把牛驴马什么的都牵了来,要闹得驴踢狗咬的。”
  全子和小王就走了,俩人也真有办法,不一会儿,婆姨、碎娃、老汉约摸集中了五六十个,又牵来了几匹牲口、架子车,还来了四辆三轮车,地里一下子就热闹非凡了。
  小梅开全子的玩笑,说:“你日鬼的美,这些婆媳倒蛮听你的。”
  小王说:“全子是咱村的镇海宝,缺了他谁也闹不动的。”
  小梅说:“应该说是金箍棒更合适些。”一干人就都笑了。
  全子说:“我这下反正把这些婆媳都交给你的。”又说:“村中除了这几个,再就剩拦羊的了。”
  这时,就中午十二点了,王县长仍不见来,人们起先的劲头就都松懈了下来。三个一堆,两个一摊,躲在三轮车、架子车后的荫凉处搁方、搁顶的,聊起天来。
  刚平婆姨坐在车辕上给孩子喂奶。两个乳白色的奶子就宛如一团馍似的白晃晃地裸露着。乡政府的小玉还没有结婚,看到这情景就馋眼了,不料,一滴涎水滴了下来。恰被全子看了个正着,就说:“看,公家人都想吃你的白奶馍哩!”小玉通红了脸,倒是刚平婆姨说:“吃就吃。能养了一个就能养两个。”说忘了,那捏奶子的手一松,可就淌出了孩子的嘴,哧――一股奶溅到了小梅的裤腿上,一时间,工地上的人就都凑来开小梅的玩笑。
  小梅红了脸,将裤上奶汁擦干净了,为转移视线,就对全子说:“我琢磨着要几个白发老婆和白胡子老头才更有形象意义哩!”说完就和小王一块儿去村里招呼。
  小玉大声喊叫着说:“快去快回。估计检查团快来了。”
  两人进了村,一眼就看见村中央的场里堆着些麦秸秆,旁边铺了一大摊麦穗,老莫老婆正用棒槌“棒棒棒棒”打。小梅见了,先自惊奇起来说:“这倒怪了,今年全乡麦子全遭了殃,她倒收了麦子。”小王说:“这老婆能哩,前几天到女子家里住了几天,就拾了这一堆麦子,足够打两斗的。”
  梅干部听了这话,心头就涌起一阵怜悯,心想:人他妈活着真不容易。都得总是想着法儿往下活。但只是一会儿想了,到得老婆跟前就督促她到工地去,说今个家里谁也不留的,拦羊的都要回叫哩!
  老莫老婆听了,见是半地里,就斯文着不想去,说她老汉已经走了。小王就说:“你快去,要不就要罚麦哩!”老婆听得罚麦二字犹如惊弓之鸟,将棒槌扔了,颠着一双小脚跑了。
  两人跑了一囤,又拾掇得两个白胡子老汉和两个老婆婆,就急急忙忙往回赶,离得老远,就照见南山里往上冒黑云团。小王说:“这天要下暴雨哩!”梅干部说:“下刀子也得在地里给我守着。”两人正闲聊,就眼见得北边的山路上尘土翻滚,有两辆小车向村里驰来。两人慌了神,奔跑着呐喊道:“来了!来了!”“快点!快点!”果然这声音仿佛一针强心剂,众人都忙碌起来。
  两辆小车在地畔停了,却正是王县长和乡上的赵书记及其他一干人。王县长站在地畔上一照,但见尘土翻滚,红旗飘扬,架子车、拖拉机、三轮来来往往,当此之时。人声、马叫声、机器声混响成一片,“农田基建小康关键”八个大字耀耀闪光,地里有戴红领巾的小学生,有弓着背的老太爷,有拄拐杖的老太婆,地畔上还睡着尚在襁褓中的婴儿,那些脱光了上衣的男人们和那些风风火火的婆姨们此时越干越欢,这种场面一下子感染了王县长。他二话不说,西服一脱,下到地里拿起锨就于。这可忙坏了县委通讯组组长强子。他忙启动照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。乡上赵书记、水利局的赵局长见县乡长干开了活。也都操起了家伙,一个个动起手来。此时。群众劲头愈大,一个赛一个欢。

  梅开园本是清闲惯了的。这阵不好意思了,就拿了锨装模作样地到全子身旁说:“这天恐怕有雨哩!”
  全子抬头张望,见黑云团在烈日下翻滚着往上涌。就说:“再等等看。”等了一会儿,见一干检查人都没停的意思,全子便凑近县长说:“天不照好。恐怕有雨哩!”王县长停下手中的锨,抬头看了看。见南边的天空黑云疙瘩往上冒。又起了风。就说:“也该下场透雨了。”又说:“把人召集起来,我讲两句话。”
  过了七八分钟,人们就都停了手中的活,一群满面尘土的老百姓就都被召集过来,有坐的,站的。王县长见众人都静下来,就在近处一高土台站了,说:“同志们,今天我见到这场面确实被感动了,确实和过去学大寨一个样。红旗飘飘,人欢马叫,这才真正是要大干不要苦熬,靠大干改地换天,咱这参加的有老汉、老婆、大人、娃娃,可谓男女老幼齐上阵,干劲冲天……”他的话刚讲到此,空中就炸开了雷,接着就劈里啪啦下起雨来。平整的地里被雨点砸得虚土直冒,众人先自乱了,都纷纷操起家伙往家跑。王县长也着了急,只得把长篇演讲全吞到肚里去了,只说了句“谢谢大家”,就草草收了场,向车跑去。
  全子和小梅还等着王县长表扬自己哩,见下起了雨。情知没了指望,也簇拥着向车跑去。
  轰隆隆隆。哗啦啦啦。
  下雨啦。
  车行到村里,地上已有了水淤,车从全子住的坡上下不来。只能停到塬里,一干人下了车。就往全子家跑。等到了家,衣服就全淋湿了。全子婆姨张罗着寻了几件衣服给大家换。梅干部换了一件衫,别的人都不愿换,都将衣服拧干了。又穿到了身上,全子就找了个脸盆,从灶里煨些火放到炕上。一大群人就背转了身子烤衣服。
  一面再看那雨。端的是好雨,雨如一道帘幕似的铺天盖地地下,院子里只一眨眼工夫就积满了水,又倒流进全子家里来,全子着了急,就从灶火中铲了些灰土拍在门口,堆起一个高棱来挡住了。
  “真是场好雨。”小梅感叹地说。
  谁也没接他的茬。因为这时。院子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响声,雨中夹杂着杏儿大小的冰雹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的,宛如小孩在做着游戏。有几颗就蹦呀蹦蹦到了窑里,蹦到了炕边。一通人都吊着脸,不再说话。
  全子的小儿子今年上一年级。此时兴致特高,从门口捡了几粒冰雹蛋,说:“咦,这么大!”就往嘴里放,全子婆媳着了急。一手给打掉了,说“吃屎的嘴,再就没得说了。”孩子吃了疼,“哇”的一声就哭,全子媳妇心里就怯了,搭讪着说:“农村讲究下冰雹就不敢说大哩,越说下得越猛。”一边拉了孩子到窑后面来,悄悄塞给几毛钱。
  孩子总算哄住了,可冰雹依旧没有停的意思,稀里哗啦的。下了白花花一层,众人没话说,全子媳妇却沉不住气了。说:“今年麦子遭了虫灾,全死光了,玉米地里净是些灰包,只盘算着收一料好烟,老天偏又下起了雹子。这老天实实该杀了。”她骂着